THE BARD'S SONG

The Horsemen【1】

星夜要求的生日礼物,关于天启四骑士的故事。


饥荒


1847年,“黑色之年”,爱尔兰

从东向西,伴随着他的脚步,饥荒在绿宝石之岛蔓延。

马铃薯,神圣的马铃薯,这贫瘠岛屿真正的面包,无声无息地在土壤中腐烂,幼苗来不及等到收获就已经枯萎。与此同时,一艘艘满载粮食、火腿和家畜的船依然从饥荒最严重的地区起航,将食物运往英格兰,如同要吮尽艾琳的最后一滴鲜血。绿色的艾琳不再回荡着歌谣,取而代之的是她数百万子民绝望的恸哭,而不列颠对此置若罔闻。

这是荒芜的年头,饥饿与死亡的阴影笼罩整个爱尔兰。

“我看见了!”

年迈的瞎眼乞丐在路边向人们呼喊,从两年前开始,他就反复叫喊着同一句话。

“我看见那骑黑马的要来,驰骋在丰饶的国!”

脚步声川流不息,盲眼先知的话语无人聆听。饥饿的人群把自己送上船只,前往异国他乡,在他们身后,死人与垂死之人一起躺在光秃秃的地面上,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具棺材或者一场葬礼。而这些背井离乡的人们,前方等待他们的依然是饥饿和疾病,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死在海上,更多人会死在海洋彼岸异国的荒野,这一切都映照在老乞丐空洞的双眼中。

一个脚步声在他面前停下,然后是硬币落入空碗的声音,不是一枚两枚,而是满满一把,接连不断。在清脆的硬币掉落声中,错愕的老乞丐听见一个声音说道:

“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,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。油和酒不可糟蹋。”

老人突然明白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什么,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有只冰冷的手轻轻碰触了他,于是那个他来不及说出的名字,就同他最后的呼吸一起消散在空气里。

世界在这一瞬间退却,化为一片朦胧不清的迷雾,只留下站在死去乞丐身边的两个身影。

利莫斯先生向对面的人点了点头。

“我就知道会在这儿见到你。”他面带笑容躬身行礼,“约翰·利莫斯为您效劳,女士。”

约翰·利莫斯是位高挑修长的黑发绅士,看上去将近30岁——话说回来,在过去那么多年里,他看上去一直都是将近30岁,所以这也不能说明什么。他身着整洁的黑衣,系着黑色领带,仿佛正要参加葬礼,一支银柄手杖在他手中百无聊赖地轻轻摇晃。

他曾拥有众多名号,他是赛特,是弗栗多,是萨里夏,是伊柳扬卡,他是干旱,是贫瘠,是荒芜,是人类永无止境的饥饿。

站在他对面的则是位长发女子,一身灰色衣衫,就像清晨时分阴霾的灰色天空,就像海面上飘荡的灰色浓雾,就像是用月光、墓碑上的蛛网和心碎的泪水编织而成。这位女士非常美丽,脸庞如同大理石一般光洁,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,然而她的眼睛却如此古老,仿佛可以从中窥见时间的黎明。

“利莫斯。”灰衣女士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你又换了名字。”

“这是个老名字了,利莫斯是希腊人赋予我的名字。”

“我不记得了,你们用过太多名字,每次见到你们,你们都会改变。我只能从你的天平认出你。”

“因为你和我们不同。也许有一天饥荒会消失,也许有一天战争和瘟疫也会消失,只有你永远不变,骑灰马的女士。”

女士没有回答,只是望向利莫斯先生手中。不知何时,他的手杖已经变成一架银天平,空无一物的托盘晃动起伏着,直到看不见的砝码让天平重归平衡。

“100万人死去,更多的人离开,饥荒还会持续两三年,接下来则是瘟疫的工作,最终这座岛屿将会失去一半的人口。”他的声音寒冷而可怖,在拿起天平的同时,那位微笑的绅士渐渐隐去,一切人类的色彩都自他身上剥离。“我在此地的工作已经完成。”

“你要离开了?”

“下个世纪里饥荒会暂时从欧洲退去,你还会在其他地方见到我。”

灰衣女士点了点头,一匹高大的灰色骏马穿过雾气来到她身边。她优雅地上马,巨大的黑色镰刀出现在她手中,在她策马奔驰的前方,还有许多生命等待她收割。

世界重新恢复声音和色彩,利莫斯先生向死去乞丐的碗中丢下最后一枚银币,转身走向港口,手杖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圆形轨迹。

在他身后,细雨如泪水般降临绿宝石之岛。
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SchizoidTHE BARD'S SONG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olarXTHE BARD'S SON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带感的呢天启四骑士
© THE BARD'S SONG | Powered by LOFTER